澳洲山火之后会怎样?“死一般的寂静”

2020-01-15 Nature自然科研 107

史上最严征信系统即将上线?

事实上,最早在2019年4月的时候,个人征信系统将在5·1上线的消息,就已经被房产中介圈传的沸沸扬扬。随后几天各家新闻媒体也引用知情人士透漏的信息:央行即将在1月20日上线第二代个人征信系统并提供查询,不过个人征信报送功能预计会延迟到5月份才正式上线。

澳洲山火失控,10亿动物丧生火海,而幸存下来的动物所要面对的,是如何在一片烧焦的土地上活下去。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ID:Nature-Research),作者:Dyani Lewis,题图来自:图虫


澳大利亚发生了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森林大火,已造成27人死亡,约2000所房屋被毁,影响面积超过1000万公顷——比葡萄牙国土面积还要大。据估计,约10亿的野生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行动物因此陨命。


Michael Clarke是澳大利亚乐卓博大学(原名拉筹伯大学)的一名生态学家,自从15年前一场大火吞噬了他的调查现场后,他便一直致力于研究大火对于原生生态系统的影响以及生态系统的恢复。Clarke向《自然》讲述了动物在山火发生后的应对情况,以及这一季的山火为什么尤其严重。


图中所示为新南威尔士州的一只袋熊,那些在山火中大难不死的动物,不得不艰难地寻找食物和避难所。来源:Wolter Peeters/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Getty


山火发生后会出现什么情况?


当你走进一片刚发生火灾的森林,你会发现那里是死一般的寂静。除了啄食腐肉的噪钟鹊、渡鸦和鵙鸫外,一无所有。那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对于幸存下来的动物而言,接下来的几个月依然危机四伏,它们不得不面对三大挑战。一是寻找避难所,比如树洞或地洞,以躲避极端气候事件;二是饥饿风险;三是躲避野猫和狐狸之类的捕食者。它们会毫无遮挡地暴露在外面,在一片被山火烧尽的土地上无处藏身。


即使某只动物真的找到了一块未被大火侵蚀的土地,那里也一定挤满了想要寻求一线生机的生物,远远超出了那块土地的承载能力。2007年发生山火后,我去到Mallee (位于维多利亚州北部)一处没有被火烧到的地方,那里布满了鸟类,它们相互争逐,想要占有最后那一丁点儿草地。显然,那点草地不足以维持它们每一个的生存。


哪些动物可能受影响最严重?


考拉之类的动物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境。考拉生活在离地的高处,种群规模小且隔离,让这种动物逃生或去发现未被大火烧过的森林是很难的。在过去的火灾中,我们看到了一些确实超出我们想象的创造性行为,比如琴鸟和小袋鼠会进入袋熊的洞里逃生。但是,大部分的动物最后都葬身火海。即使是一些速度很快的大型飞鸟,如猎鹰和深红玫瑰鹦鹉都难逃大火。


有些动物抵抗火灾的能力比其他动物要强,能够在地下生活的动物适应能力最强。即使地面上的火灾吞噬一切,白蚁仍能在地下安然度过,挖洞的蜥蜴也是一样。


本季火灾与往年的火灾有什么不同?


本季火灾的规模是前所未有的:广袤的栖息地同时被焚毁。火势之凶猛,足以形成独特的气候,这意味着野生动物根本来不及反应。

台湾往事与迷途

甲午战败后,中日签署马关条约割让台湾,清军及朝廷命官集体撤回大陆,日军登台接管,遭到台湾当地人民的激烈抵抗。辜显荣是当时台湾与日军合作的第一人,被当地人骂为“汉奸”。值得一提的是,蒋介石始终保持民族大义,明确反对台湾独立运动,他对外称:“中国事自可由中国人民自己解决”。二人均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过,并在台湾土改与税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本季火灾的燃烧方式也有别于以往。过去,积水的冲沟可以充当阻止火势蔓延的天然屏障。今年,由于天气干旱,大火直接吞噬冲沟和雨林这些原本可在事后为动物提供避难场所的地方。


我们还要等几个月才能知道实际的破坏程度。卫星图像可以告诉我们这些“难民”在哪里,方便我们去查看哪些动物幸存了下来。我计划开展实地考察,尤其是沿海森林和荒野。但是现在为时尚早,还有很多火点在燃烧。


生态学家Michael Clarke研究山火对于原生生态系统的影响。来源:Cathie Clarke


生态系统恢复需要多长时间?


此次恢复的速度可能比以往慢。植被重建有赖于降雨,而这已变得不可预测。树洞和产浆树木是动物的主要资源,而它们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恢复。


有几种候鸟在塔斯马尼亚、维多利亚和昆士兰南部之间迁徙,它们的未来令人担忧。在迁徙的过程中,这些鸟会在东部海岸的沿海荒野休息停留,而这些区域正是本季发生了很多大火的地方。这里的栖息地需要多年时间才能恢复,继续发挥候鸟的“中转站”作用。


另外一些动物被推向灭绝的边缘。帚尾岩袋鼠和袋鼠岛袋鼩(一种小型有袋类动物)着实令人担忧。袋鼠岛袋鼩几乎丧失了全部的栖息地,袋鼠岛辉凤头鹦鹉的栖息地也遭受重创,此外,火灾带来的烟灰随河流而下,对淡水鱼有很大的影响。


这些生态系统的未来将会如何?


挑战在于我们要弄清楚如何保护留下来的森林栖息地。我们需要主动在火灾中充当野生动物避难所的地区附近,有控制地放火烧地,以避免未来发生火灾。我并不十分赞成那么做,但是那可能是接下来的新常态。


此次山火规模空前,但并非出乎意料。30年前,科学家就曾预测,气候变化会导致更加严重的火灾。我们已经看到了三大变化:火灾的发生频率、严重程度和火势范围都增加了,这三重打击削弱了野生动物的恢复能力。


参考文献

Beer, T., Gill, A. M. & Moore, P. H. R. in Greenhouse: Planning for Climatic Change (ed. Pearman, G. I.) 421–427 (CSIRO, 198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ID:Nature-Research),作者:Dyani Lewis,原文以‘Deathly silent’: Ecologist describes Australian wildfires’ devastating aftermath为标题发表在2020年01月10日的新闻问答上

重新认识美伊冲突:能源独立,才是美国肆无忌惮的底气

了解美国“能源独立”,才能看懂这次美伊冲突。美国实现“能源独立”,已是不争的事实。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首次提出“能源独立”政策,力图扭转了能源对外依赖的局面。目前,页岩油占美国石油产量已超过50%。伊朗是世界第五大石油生产国。伊朗石油出口大减,世界各国转而购买美国的石油,美国将借机抢占市场。届时,美国将在全球油价上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更多内容请关注 广州桑拿坛论